栏目导航

院长信箱

会员中心

正在加载数据...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应用研究
辽宁农村金融改革与创新绩效评析
作者:来源: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5日 点击数:

辽宁农村金融改革与创新绩效评析

张国俊

《农业经济》2011年第10期

摘  要:随着我国新一轮农村金融改革的稳步推进,辽宁省农村金融领域的改革与创新不断深化,并取得了明显成效。但一些固有的矛盾和问题依然没能有效解决,制约了农村金融改革与创新的进一步深化,迫切需要在县(市)级法人金融机构体系建设、完善商业银行的农村金融服务主体功能、推进县域金融市场发育、提升欠发达地区县域金融综合实力等方面加以实质性改革和创新。

关键词:农村金融改革;农村金融创新;农村金融服务

始自2003年的新一轮农村金融改革创新稳步推进,使农村金融市场进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活跃期。在此背景下,辽宁省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新型农村金融机构试点、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试点以及财政部扩大中央财政农业保险试点等农村金融领域的改革与创新不断深化,不仅增强了支持和服务“三农”的资金实力,提高了农村金融服务水平,更为落实国家支农惠农政策、促进城乡协调发展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一、农村金融改革与创新的直接效应

(一)全省农村信用社可持续发展能力不断增强

20048月辽宁省被列为第二批试点单位后,经过一系列规范化改革,全省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的成效和作用正不断显现。一是迅速完成管理体制转换和产权制度改革的第一阶段任务。截至2006年末,全省农村信用社股本金余额161亿元,较改革前增加了11倍,不良贷款率下降了43.4百分点。二是公司治理结构不断完善。2008年基本完成全省县级联社统一法人工作,2010年有4家统一法人的县级联社和1家农村合作银行改制成农村商业银行。三是全省农村信用社资金实力和信贷投放能力不断增强。截至2010年末,全省农村信用社资产总额2738亿元,比深化改革试点之初的2004年末增加1585亿元,年均增长15.5%;各项存款余额2073亿元,比2004年末增加1237亿元,年均增长16.34%;各项贷款余额1554亿元,比2004年末增加949亿元,年均增长17.03%

(二)小型涉农金融机构快速发展完善了农村金融体系

辽宁省分别于200710月和20085月开始新型农村金融机构试点和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这两类小型涉农金融机构基本都设立在县域,不仅填补了部分地区的农村金融服务空白,更为重要的是进一步完善了农村金融机构体系和服务体系。同时,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和小额贷款公司所提供的贷款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三农”及部分小企业的信贷紧张局面。截至2010年末,全省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已达到42家,资产总额100亿元。其中36家村镇银行年末各项存款余额65.9亿元,同比增长5.3倍;各项贷款余额52.1亿元,同比增长4.9倍。而同期共有开业的小额贷款公司204家,实收资本86.88亿元,年末贷款余额64.96亿元,已超出36家村镇银行贷款余额12.86亿元。

(三)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有效拉动了“三农”信贷投放

辽宁省自200810月被确定为全国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的首批试点地区后,全省各级地方政府和各金融机构通力合作,立足强农惠农进行大胆探索和尝试。仅全省确定的6个省级试点县(市)开办的5项试点业务贷款余额到2009年末即达3.3亿元。随着全省金融机构创新业务的迅速发展,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林权抵押贷款、仓单质押贷款、海域使用权抵押贷款、农机具抵押贷款、小企业联保贷款、十星级文明户道德信贷金卡、“农户信用评价+信贷”、“道德信贷工程”、“保险+信贷”等一系列创新金融产品不断推出,部分业务实现全省覆盖,有效拉动了“三农”信贷投放。截至2010年末,全省各类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业务贷款余额已超过200亿元,占全部涉农贷款余额的6.69%,惠及农户超过80万户。

(四)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提升了“三农”风险保障水平

早在2007年,辽宁省就正式启动了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工作,并确定辽阳市、朝阳市、绥中县、宽甸县、兴城市为试点地区。20084月,财政部扩大中央财政农业保险试点的地区范围,辽宁省被批准为第二批10个试点省份之一。省政府决定2008年全面推行玉米、水稻、大豆、花生作物等种植业保险,使农业政策性保险进入全面推进阶段。到2010年,全省种植业保险承保面积达2000万亩左右,大田作物保险在全省全面铺开。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的全面推进也带动了全省农业保险的积极发展,风险保障功能作用也得到了有效发挥。其中2010年仅农业保险抗旱救灾赔付一项,截至11月末的核赔面积就达381.2万亩,核赔金额达2.1亿元。

二、农村金融改革与创新的综合效应

(一)驱动全省涉农贷款的快速增长

农村金融属于弱势金融领域,受传统发展观念的制约,大型商业银行的县域分支机构曾一度大范围地从欠发达地区撤出。农村金融改革与创新政策的实施使县域金融服务得以及时补充和完善,同时也带动大型商业银行乃至政策性银行重新重视在县域的发展,进而驱动涉农贷款的快速增长。截至2010年末,辽宁省金融机构涉农贷款余额达到2990.19亿元,同比增长32.78%,高出全国平均增幅3.93个百分点,也远远高于全省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同期21%的增幅;涉农贷款余额增幅比上年末提高了9.6个百分点,而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同期增幅则比上年末下降了10.81个百分点。

(二)驱动全省信贷结构的优化调整

长期以来,金融机构信贷投向主要集中于大企业和大项目,“三农”领域的信贷投放比例较小,金融体系不断完善与农村信贷支持不足的矛盾始终没能得到有效缓解。近年来,随着各项农村金融改革与创新政策的逐步落实,全省涉农贷款比例不断呈现上升趋势。截至2010年末,全省涉农贷款余额占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的比例为15.24%,比上年末的13.88%提高了1.36个百分点。尽管这一比例显得依然较小,但对于全省信贷结构的优化和调整作用还是不容忽视的。

(三)驱动全省金融业的整体改革与发展

自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实施以来特别是“十一五”以来,辽宁金融业始终保持了平稳运行态势和健康发展趋势,以市场为导向的金融资源配置能力不断增强,为全省经济社会的科学发展提供了强力支撑。这其中固然有多方面因素的共同影响,但作为金融业整体改革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农村金融领域的改革与创新除了有益于农村金融自身的发展外,也自然放大了金融业改革的整体效应,壮大了金融业发展的整体实力,并有效促进了全省农村金融生态环境的改善。

(四)驱动全省城乡统筹发展

统筹城乡发展的基本要求是促进城乡各种资源要素的合理流动和优化配置,逐步缩小城乡差距、工农差距和地区差距,使城乡经济社会实现均衡、持续、协调发展。而农村金融改革与创新的根本目的也主要在于,通过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的不断创新,推动农村金融的科学发展,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城乡统筹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从实践来看,近年来的农村金融改革与创新实实在在地拓宽了涉农资金的融资渠道,强化了城乡统筹发展的金融资源配置能力。

三、深化农村金融改革与创新的制约因素

(一)农村金融弱势地位并没有实质性改变

农村金融的弱势地位长期以来形成的,近年来的改革和发展力度不断加大,但总体上仍不及城市金融。从2010年末的时点数据来看,辽宁涉农贷款余额增幅要高于全部贷款余额增幅,但在全部贷款中的比例仅为15.24%。即便如此,现行统计制度下的涉农贷款在一定程度上要宽于严格意义上的“三农”贷款,因为只要是县域贷款都属于涉农贷款统计范围。具体到农业贷款和农户贷款,在全部贷款中的比例依然是很低的,这两项贷款余额2010年末的比例分别为4.79%3.7%。从辽宁省在全国的地位来看,全省涉农贷款总体上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2010年末的涉农贷款余额以及分项统计的农村贷款和农户贷款余额在全部贷款余额中的比例分别比全国平均水平低7.876.831.41个百分点,只有农业贷款余额所占比例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相差仅为0.26个百分点。

(二)农村金融市场深化程度依旧较低

作为金融产业相对欠发达地区,辽宁省整体金融市场深化程度本就较低,内涵机制培育相对不足,其中处在弱势地位的农村金融市场深化程度就显得更加不够,导致农村金融市场发育水平和开放程度始终较低。一是村镇银行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可持续发展能力还较弱。一方面,较为严格的设立条件和政策使得部分新型农村金融机构业务经营受到制约;另一方面,起步较晚的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的社会认同度不够,也严重影响了这些机构的业务拓展。二是投资能力不断提高的民间资本进入农村金融市场仍受到法律法规的限制,只能以非正规金融的形式游离于广大的农村金融市场,既存在着较大的风险因素,同时也不利于农村金融市场的发展。三是农村证券期货市场覆盖率极低,尚不具备深度拓展与广度覆盖的基本条件。如:资本实力较弱的涉农企业很难达到资本市场准入条件;相关知识的缺乏也使期货市场的价格导向和风险规避作用在农村难以得到有效发挥。

(三)县域金融服务体系远不适应县域经济发展的需要

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发展,全省已初步形成了以银行业为主体、保险业和证券业为补充的、类型多样的县域金融机构体系,并在县域及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上给予了大力支持。但县域及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却没有实现同步发展,县域金融相对弱化的趋势尚无根本性扭转。一是大型商业银行自1999年以来逐渐淡化了农村中小客户的服务,信贷投放权纷纷上收,从而导致县域经济发展的金融支持严重不足。二是作为唯一的政策性农业金融机构,农业发展银行的业务主要限定在政策性收购资金的支持上,其应有的支持农业开发功能没有得到充分发挥。三是作为现行农村金融体系主体的农村信用社,由于自身发展实力有限,难以承担支持农村经济全面发展的重任。四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在农村的覆盖率还比较低,即使是发展相对较好的农业保险,其风险保障作用也十分有限。

四、深化农村金融改革与创新的对策建议

(一)以做实县域为基本原则不断强化县(市)级法人金融机构体系建设

做实县域,维护县(市)级法人机构总体稳定,是中央对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的明确要求,也是根本性扭转县域金融相对弱化趋势的必然选择。一是按照中国银监会的要求,农村信用社必须立足县域,而不是合并求大,切实把农村信用社改革发展的重点放到县(市)级法人机构上,在此基础上不断壮大县域法人机构的发展实力,逐步强化其本土金融服务功能。二是遵循广覆盖的原则,合理规划和布局村镇银行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网点,进一步放宽准入政策和监管标准,鼓励社会资本和民间资本积极发起或参与设立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特别要加强对其中发展相对缓慢的贷款公司和农村资金互助社的政策扶持力度。三是按照风险可控原则,进一步推进小额贷款公司在全省各个地区特别是欠发达地区的均衡发展,同时要逐步健全科学的考核指标和监管细则,促进小额贷款公司的健康发展。四是注重加强县域法人担保机构的发展,努力构建由地方政府按照一定比例出资的县域信用担保体系,探索建立符合县域经济发展特点的担保机制。

(二)以支撑县域发展为目标逐步强化商业银行的农村金融服务主体功能

由于大型商业银行曾一度淡化县域金融服务,农村信用社的支农主力军地位不断得到强化,但其有限的资金实力不足以支撑县域及农村经济的发展,急需寻求支撑主体。近年来,面对农村经济深化变化带来的机遇以及农村金融改革发展的基本要求,出现了一些大型商业银行回归县域的迹象,诸多股份制商业银行在县域的分支机构数量也有所增加,但正如我国农村金融专家王曙光所言,大型商业银行大面积回归县域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必要的。强化商业银行农村金融服务主体功能的本质也并不完善是机构回归,而是重在资金的实质性回流,重在发挥大型商业银行包括政策性金融机构在资金、人才、技术等方面的比较优势,重点在县域范围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规模化种植养殖、农产品生产加工、工业园区建设等领域为县域及农村经济的发展提供深度支撑能力。这样,通过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以及政策性金融机构的深度支撑与农村信用社、邮政储蓄银行、村镇银行等中小型金融机构的广域服务相结合,共同构建相对完善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

(三)以驱动农村金融市场深化为核心努力推进县域金融市场发育

县域金融市场既是农村金融市场的核心,也是区域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全省农村金融发展现状,推进县域金融市场发育应集中在以下几方面:一是充分利用大连商品期货交易所这一辽宁省唯一的全国性金融市场的优势,注重农产品期货市场的组织功能、导向作用和避险机制的运用,逐步推动期货订单农业的发展;二是积极支持县域涉农企业特别是农产品加工企业的发展壮大和资本实力提升,并根据国家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融资条件,有计划地培育重点龙头企业上市融资和债券融资;三是全面加强县域有效信贷需求市场培育,通过地方政府、金融机构和企业的携手合作,不断壮大本地区有效信贷需求市场的企业主体实力,共同创造本地区的有效信贷需求,进而推动县域信贷融资市场的基础环境建设;四是加快县域保险市场发展,通过继续降低农民保费承担比例等方式深入推进农业政策性保险发展,鼓励商业性保险公司开办涉农保险业务,并从税收、保费补贴等方面给予一定的优惠和鼓励。

(四)以统筹区域协调发展为动力切实提升欠发达地区县域金融综合实力

县域金融综合发展实力和发展水平普遍薄弱,而欠发达地区就显得更加薄弱,迫切需要有实质性的提升。一是试点欠发达地区县域金融发展与服务基地建设,同时配套完善各项扶持和优惠政策,为金融机构进驻县域提供体制和机制保障。推动县域金融服务基地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应遵循分步推进和欠发达地区优先原则,并以推动金融创新和增加县域金融供给为主要宗旨。先期可在欠发达的辽西北三市各选取一个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和较低的县(市)进行试点。其中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县(市)重在创新功能,即建设创新型县域金融服务基地;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县(市)重在增加县域金融供给,即建设供给领先型县域金融服务基地。二是根据突破辽西北战略对口帮扶机制的安排,按照优势互补、利益共赢的原则,重点在农村金融改革与创新领域推动大连朝阳沈阳阜新鞍山铁岭等地区间对口帮扶基础上的战略性金融合作。

 

 

 

 

 

参考文献

[1] 张健华中国农村金融服务报告2010[M]中国金融出版社,20113

[2] 周慕冰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发展方向[J]中国金融》2011年第9

[3] 孙思磊政策杠杆发力撬动失衡的农村金融[J]中国农村金融,20111

[4] 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分行2010年辽宁省金融运行报告[OL]中国人民银行官方网站,2011-06-03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