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院长信箱

会员中心

正在加载数据...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学术研究
日本在乡军人会与“九一八”事变
作者:来源: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5日 点击数:
[摘要]日本“帝国在乡军人会”是日本最大的法西斯极右组织,是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的一支别动队和准军事部队。该组织及其成员不仅积极鼓吹、煽动和支持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还积极参与策划并直接参加“九一八”事变,大肆烧杀抢掠。历史事实证明,日本“帝国在乡军人会”是制造“九一八”事变的罪魁祸首之一。
[关键词] 日本;帝国在乡军人会;九一八事变;研究
[作者简介]卢 骅,辽宁社会科学院信息工作办公室主任、副研究员。
 
日本“帝国在乡军人会”是制造“九一八”事变的罪魁祸首之一。但在中外有关“九一八”事变的论著中,均没有专门提及,有的将他们视为日军正规部队,有的称之为“浪人”等等。本文结合有关档案和文献史料,对“帝国在乡军人会”参与策划和发动“九一八”事变的罪恶历史予以揭露和清算,还历史本来面目。
日本“帝国在乡军人会”成立于1910年11月3日(明治天皇诞辰)。该会成立之初,会员都是日本陆军退役军人。1914年6月,日本海军退役军人也加入了该会。该会总部设在日本东京,并陆续在日本各地和朝鲜、中国东北、华北等地设立支部或分会机构。其中,沈阳、长春、哈尔滨、安东(今丹东)、鞍山、抚顺、辽阳等地和“满铁”分会建立较早。“帝国在乡军人会”直属天皇和军部领导,陆军大臣和师团长(殖民地是相当于长官的军人)分别监督总部和支部,分会也受团管区司令的监督。〔1〕“帝国在乡军人会”是日本最大的法西斯极右组织,是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的一支别动队和准军事部队。
“九一八”事变时,日本在国外的在乡军人主要集中在中国东北,当时“日本关东军正规部队有14760人,加上武装起来的所谓‘在乡军人’,共计兵力不过26882人左右。”〔2〕由此可知中国东北的在乡军人为12122人。该组织效仿日本陆军编制,主要采取警备团编制。从严格的意义上讲,在乡军人与日军现役军人既有密切联系,又有一定区别。
 “帝国在乡军人会”秉承日本天皇、军部和关东军的旨意,在“九一八”事变前后主要从事了下列罪恶活动。
——积极鼓吹、煽动和支持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从“帝国在乡军人会”首任会长田中义一,到其他在乡军人,无一不是极力鼓吹并积极参加对外侵略扩张的军国主义分子。在“帝国在乡军人会”存在35年历史中,在乡军人与日本政府和军部的军国主义分子一直相互勾结,狼狈为奸。一些不宜由军界出面的罪恶勾当,总是由在乡军人挑起事端。“九一八”事变前,在东北的在乡军人即利用东北当局拒绝日本承建铁路一事,鼓动日本政府和关东军对华采取强硬措施。譬如,1931年3月27日15时,日本奉天居留民会长召集各地居留民会长与地方委员会会长、在乡军人分会长等到奉天(今沈阳)集会,发起成立所谓“自主同盟会”,会议制定所谓“方案”和“条例”,并派“宣传员去各地向学校宣传中日铁路交涉案件,提醒在满(日本)青年。本会目的专为援助铁路交涉,作誓死后盾。”〔3〕4月1日12时,东北各地日本“帝国在乡军人会”和“自主同盟会”组织侨民在奉天举行盛大典礼,并发表宣言,以“维持同胞永久立场及保持各种利权”为借口,鼓励日军动武。〔3〕到“九一八”事变爆发前,这种极端仇华情绪愈演愈烈。对此,关东军甚为得意。事变后的10月20日,关东军以参谋长等人名义给参谋总部次长发去电报,内称“青年联盟、大峰会、在乡军人会皆翕然集于(关东)军之伞下,全满舆论完全一致。”〔4〕其中“青年联盟”和“大峰会”均为日本法西斯极右团体,其骨干多为在乡军人。由上述可见,日本发动的“九一八”事变,与日本军部和“帝国在乡军人会”的煽动鼓吹是分不开的。
——积极参与策划“九一八”事变。“帝国在乡军人会”不仅积极主张对东北采取武力措施,还积极参与阴谋策划活动。他们曾“建议今后应持方案中之重大者为闭止打通路之运业,遮断沈海、北宁两路之交结点等语。”3〕以此向东北地方当局示威,并煽动排华仇华情绪。同时,也为日后发动“九一八”事变制造舆论,而“九一八”事变也正是围绕铁路路权问题精心策划的。其中“遮断沈海、北宁两路之交结点”,后来被日军自毁南满铁路柳条湖一段铁轨的事实所证实,说明“帝国在乡军人会”等组织与关东军的关系十分密切,甚至能施加很大影响。“九一八”事变前夜,在乡军人与关东军保持十分密切的联系,甚至与石原莞尔等法西斯分子策划于密室。其代表人物是“九一八”事变阴谋的主要策划者和指挥者之一、东北边防军军事顾问辅佐官今田新太郎大尉。而首先率兵攻打沈阳北大营的也是这个今田新太郎。《关东军》一书的作者指出:“九一八”事变”“阴谋的策划者是石原;负责人是板垣;实行者是今田新太郎大尉和上述河本中尉等川岛中队的两三个军官。”〔5〕实际上,这几个军国主义分子都是事变阴谋的策划者。“九一八”事变的另一个策划者和积极参加者和田劲,也是在乡军人。关东军参谋部总务课片仓衷大尉在《满洲事变政略日记》中历数事变“有功人员”,其中专门提到和田劲,称“和田劲等人的活动亦需特书大书。”〔4〕
——直接参加“九一八”事变。在乡军人是关东军十分倚重的一支军事力量。“九一八”事变时,日军可动用的武装力量有正规军1万多人,另有1万多名在乡军人。为了弥补兵力不足,关东军在策划和准备发动“九一八”事变前,曾多次吸收在乡军人与日军联合举行军事演习。譬如,1931年5月24日至26日,日军举行了攻占金州城(今大连市金州区)大规模军事演习。关东军司令官、第2师团长、旅顺要塞司令官及在乡军人干部参加了观战。从参加这次演习的日军规模、兵种和战术科目看,实际上是日军攻占沈阳城的预演。此后,日军演习更是不断进行,至8、9月份更形频繁。日军每次举行演习,通常要邀请在乡军人参加,目的就是为了相互配合,统一指挥和行动,以适应实战需要。为发动“九一八”事变,关东军于1931年8月27日至28日向沈阳等地在乡军人等日侨发放枪支弹药。9月8日,日本陆军省和关东军司令部下达密令,命令东北在乡军人分别集中沈阳、长春、哈尔滨报到。9月14日,驻抚顺的日本独立守备第2大队第2中队长主持召开临时警备会议,研究部署该部“要举行预定于18日拂晓占领奉天城的演习”的筹备事宜,抚顺“帝国在乡军人会”会长和警察署长、宪兵队长、抚顺站长等应邀参加会议并领受任务。其中,“煤矿的防务打算让在乡军人为主守防队担当”。〔4〕其他地方的日军和在乡军人也按照关东军统一部署,同时行动起来。至此,关东军策划的“九一八”事变已准备就绪。9月17日,“沈阳日本在乡军人,臂缠黑纱在日本站附近之‘忠魂碑’前集会,发表演说,呼喊口号,决心为日本在满洲之权益而战。”〔6〕第二天事变爆发后,1万多名在乡军人即配合日本关东军参加攻打沈阳的战斗。当时有一记者目睹了日军和“帝国在乡军人”侵占沈阳的暴行。他在《沈阳陷落三日痛史》一文中写道:1931年9月“19日,天气晴朗。7时,记者冒险出门,则见日军已布满街……下午……日军大队全副武装,结队游行;而在乡军人、青年团等,亦皆便装荷枪,声焰鸱张,令人侧目。……日军此次所出兵额,计第二师团全部、守备队两个中队,连同警察、青年团、在乡军人等,约2万人以上。……”〔7〕由上述可见,日本“帝国在乡军人会”是制造“九一八”事变的罪魁祸首之一。
在“九一八”事变的过程中,东北各地的“帝国在乡军人”都被发动起来,协助关东军对东北各地的占领。譬如,9月18日午后,驻长春之日军即调集“帝国在乡军人”及日本警察,发放枪支弹药,扼守冲要,做好了行动准备。19日零时左右,关东军向长春南岭兵营发动进攻时,“帝国在乡军人”及日本警察则担负起长春市内警戒和入侵任务。驻海城的关东军炮兵第2联队于9月19日2时赶赴沈阳援助日军,海城车站附属地及市街里的日本商民——主要是“帝国在乡军人”“荷枪实弹,警戒交通、道口,阻绝行人”。〔8〕在“帝国在乡军人”协助下,日军于当日占领海城。类似情况在东北各地比较普遍。
从“九一八”事变到东北三省沦陷,“帝国在乡军人”不仅积极协助日本关东军发动历次侵略战争,还多次单独行动,攻占东北城乡。此外,“帝国在乡军人会”还负责组织、训练和指挥伪军警,协助日军侵占东北。策划指挥所谓东北“新政权建立运动”,拼凑傀儡政权。为日军侵华战争提供各种服务,包括为日军刺探各种情报,为日军运送兵员及枪支弹药等各种军用物资,日本正规军在前方攻城略地,由“帝国在乡军人”在后方担任警备和后勤保障,这是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的基本模式。在“九一八”事变过程中,“帝国在乡军人”积极协助关东军侵占东北各地,深得关东军嘉许。1931年12月10日,本庄繁在给天皇的“上奏”中指出:“关东军管下的在乡军人状态,大体良好,尤其此次事变之际,于各地编成警备团,援助(关东)军之行动,尤其11月中旬嫩江方面战况骤变时,因(关东)军主力集中于该方面,奉天附近的配备极为薄弱,故其自身进而代替军队数日承担警备任务,维持了治安。再者,作为侨民的中坚,努力唤起舆论,很好地尽其本分。”〔4〕
——大肆烧杀抢掠。“九一八”事变前,遍布东北各地的“帝国在乡军人”即横行乡里,欺压中国百姓和朝鲜侨民。尤其在日本“武装移民”过程中,“帝国在乡军人”以移民身份霸占中国百姓良田财产,巧取豪夺,杀人害命之类事件时有发生,最后均不了了之。在“九一八”事变期间,日军和“帝国在乡军人”在沈阳的暴行,莫过于对中国军民的肆意杀戮。究竟有多少中国军警及百姓死于日军和“帝国在乡军人”屠刀之下,由于日军当时采取湮灭证据措施,其准确数字已难稽考。据某西方记者调查,迄1931年9月21日,“确知沈阳华人被日本军队及浪人杀害者至有3千人”。〔7〕这一报道可能更接近事实。日军和“帝国在乡军人”在沈阳疯狂屠杀的同时,还大肆抢劫。凡各官署、军事机关、银行、工厂、私人住宅等均遭抢劫。据不完全统计,仅官方财产损失就达18亿元以上。〔9〕日军还指使在乡军人(浪人)白昼行抢。此辈于街上“每见中国汽车,即行夺为私有”,因此街上插有日旗的汽车往来甚多。入夜,日军又唆使浪人、土匪四出抢劫,枪声不绝,民不安枕。行抢者多持日人所发“保障护照”,“倘经捕获,出示护照,即行释放。”〔7〕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日本“帝国在乡军人会”等147个军国主义团体被美军强令解散。存在35年的“帝国在乡军人会”历史到此终结,那些恶贯满盈的日本在乡军人也连同他们的名字及其罪恶史一道,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值得注意的是,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美国把在押日本战犯大部释放,把20.6万余名被整肃的军国主义分子全部解除整肃。一些战犯和军国主义分子被重新起用,在自卫队、政府机关和特务机关中充任要职。有50个前日本军队高级将领乘机发起成立“东京在乡军人会”,该组织被认为是“帝国在乡军人会”复活的第一步。联想到如今常有日本退伍老军人参拜靖国神社,为军国主义和战犯鸣冤招魂,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
参考文献:
1〕井上清.日本帝国主义的形成[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289—290.
2〕谭译.“九·一八”抗战史[M].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1:28.
3〕“九·一八”事变档案史料精编[M].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1:139,140,148.
4〕片仓衷.满洲事变政略日记,日本侵华政略日记[M].沈阳:辽出临图字1998第34号:72,3,6,187.
5〕日本历史人物传[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7:658.
6〕18大事记[M].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1:113.
7〕[N].华北日报.1931年9月26日,9月23日, 10月4日.
8〕温永录.东北抗日义勇军史[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7:311.
9〕张福全.辽宁近代经济史[M].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9:361.
原载核心期刊《兰台世界》2011年第6期(上半月号)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