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信箱

会员中心

正在加载数据...
【光明网】毕得利 依托“中俄蒙合作先导区”努力构建“东北亚经济圈”
作者:毕德利来源: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8日 点击数:

依托“中俄蒙合作先导区”努力构建“东北亚经济圈”

2018-09-18 17:24  来源:光明网

 

  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将东北四省区定位为“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2015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八部委,根据“一带一路”和“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需要,批准了《呼伦贝尔中俄蒙合作先导区建设规划》(以下简称:建设规划)。其中,提出“打造‘海赤乔’次区域国际合作金三角,辐射蒙古国东部三省区、俄罗斯毗邻中国的三个州区和我国东北地区,有力支撑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几年来,在中蒙俄三国和东北四省区共同努下,一个以“‘海赤乔’次区域国际合作金三角”为核心的“东北亚经济圈”正逐渐形成。

  “海赤乔”次区域国际合作金三角

  “建设规划”的核心,就是把呼伦贝尔市建设成中俄蒙合作先导区。通过充分发挥先导区内引外联和辐射带动作用,积极参与东北亚地区产业分工,向东连接哈大齐工业走廊,向南衔接长吉图经济区、沈阳经济区和辽宁沿海经济带,为东北地区与俄、蒙两国要素资源流动提供综合服务。探索面向东北、服务内地的沿边经济发展新模式,提升东北地区对外开放水平,进一步推动东北地区全面振兴。“海赤乔”次区域国际合作金三角,是整个规划的点睛之笔。

  以“海赤乔”次区域国际合作金三角为支点,建设“一轴两翼”开放格局。

  根据“建设规划”赋予的“欧亚大陆桥的重要枢纽;沿边开放合作发展的重点区域;体制机制改革创新的先行区;睦邻友好和边疆稳定的示范区”战略定位,“建设规划”的开发开放格局为:第一,以海拉尔区为核心、满洲里市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为龙头、沿滨洲线各旗市为主轴、沿中俄中蒙边境线各旗市为两翼,重点建设开放口岸、生态文化旅游、绿色农牧业、人口产业集聚等特色城镇。第二,以先导区核心区海拉尔区、俄罗斯外贝加尔边疆区首府赤塔市、蒙古国东方省首府乔巴山市为支点,打造“海赤乔”次区域国际合作金三角,辐射蒙古国东部三省区、俄罗斯毗邻中国的三个州区和我国东北地区。第三,通过滨洲线、两伊线、满伊线连接东北华北等出海口,贯通国际大通道,优化扩大先导区与东北地区合作,加强与中国腹地的对接协作,积极开展与日韩合作。第四,内引外联、互动发展,统筹推进国际商贸物流区、循环经济产业示范区、跨境经济合作区、境外产业合作园区、绿色农牧业区、人文科技交流合作示范区、国际休闲旅游区、生态环保产业园区等合作平台和重大工程建设。

  以中俄蒙三国密切合作为前提,建设东北亚多边合作新模式。

  “建设规划”,提出打造“海赤乔”次区域国际合作金三角的主要目的,就是建设东北亚国际多边合作新模式。呼伦贝尔毗邻俄罗斯和蒙古国,是中蒙俄首脑会晤的重要议题,是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重点区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通道。从地理方位看,中国大兴安岭西部中心城市——呼伦贝尔市的海拉尔区、俄罗斯外贝加尔边疆区的首府——赤塔市、蒙古国东部三省的中心城市——乔巴山市,涵盖了中俄蒙三国的重要经济区域。通过中俄蒙和“海赤乔”三国、三地密切全方位合作,可在基础设施、口岸管理、政策对接、金融货币、边境事务、领事合作等方面,建立次区域合作框架。通过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互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探索建设自由贸易区,建立国际多边合作、互惠共赢的示范区。通过以上密切合作,探索建立东北亚多边合作新模式,使“海赤乔”次区域国际合作金三角,成为“一带一路”和“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新成果。

  以基础设建设为突破,实现中俄蒙乃至东北亚地区互联互通。

  “建设规划”根据统筹规划、有序推进、突出重点的原则,提出加快通道、铁路、公路、航空等基础设施建设,逐步建成联通俄蒙、畅通东北、连接内地的运输通道和综合立体交通网络。其中,在通道建设方面,重点建设联通俄、蒙的五大通道,分别是经满洲里、黑山头、室韦口岸的中俄大通道,经阿日哈沙特、额布都格口岸的中蒙大通道;在铁路建设方面,齐海满客运专线、海拉黑铁路、满伊边境铁路、满归漠河铁路等,都已列入国家铁路中长期规划;在公路建设方面,建设海满高速公路,旗市区之间的一级公路,边境公路、林区、垦区、农区、牧区公路,基本构成“四横三纵十四出口”的公路运输网络;在空港建设方面,加快海拉尔机场、满洲里机场改扩建及新巴尔虎右旗等通用机场建设,支持满洲里、海拉尔国际航空港开通货运航线、增开国际和国内客运航线。通过以上基础设施建设,尽快实现中俄蒙乃至东北亚地区的互联互通。

  中蒙俄经济走廊新通道

  2008年,为将蒙古国和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地区的煤炭和其他矿产资源输入中国,中国巴新铁路有限责任公司与蒙古铁路国有控股公司,拟联合建设一条从蒙古国霍特地区经辽宁省阜新市到盘锦港和锦州港的能源通道。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特别是中蒙俄三国达成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共识后,这条铁路通道被赋予了新的使命,成为“中蒙俄经济走廊新通道(以下简称:新通道)”。新通道由中蒙两国联合规划建设,具体建设工程分境内、外两部分,境内部分为巴珠铁路——巴新铁路——阜盘铁路,境外部分为乔巴山——霍特——毕其格图铁路和乌兰巴托——霍特铁路。这是一条贯穿蒙古国南北并联通欧亚的铁路通道,它向北连接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第一亚欧大陆桥),向南连接中国铁路网并从辽宁盘锦或锦州港出海。一旦这条铁路通道全线贯通,将成为蒙古国最便捷的出海通道,还会形成一个以铁路环廊为纽带,以“海赤乔”次区域国际合作金三角为核心的“东北亚经济圈”。

  新通道中国部分,基本形成通疆达海之势。

  巴珠铁路(巴彦乌拉——珠恩嘎达布其),由内蒙古集通铁路有限公司主导建设,线路全长266公里,投资总额35亿元,目前已建成130公里;巴新铁路(巴彦乌拉——阜新新邱),由巴新铁路有限责任公司主导建设,线路全长487公里,投资总额74.28亿元。目前已实现大板——新邱段通车运营(330公里),并与集通铁路、赤大白铁路和新义铁路互联互通。剩余的大板——巴彦乌拉157公里路段,已完成全部路基和所有控制工程,预计2019年底竣工通车;阜盘铁路(阜新——盘锦),线路全长176公里,投资总额67亿元。目前,阜盘铁路已获得政府主管部门关于“同意新建阜盘铁路一、二期工程开展前期工作的通知”,并已完成项目预可研评审工作。

  新通道蒙古国部分,中蒙双方达成建设共识。

  乔巴山——霍特——毕其格图铁路,线路全长380公里,已列入中蒙两国《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项目库,该铁路的霍特——毕其格图段,拟由中方形成企业联合体,作为该段铁路的建设主体,其可行性研究报告也由该联合体编制。霍特——乔巴山段,双方基本达成合作共识。需要说明的是,从乔巴山站向北,已有连接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第一亚欧大陆桥)的既有铁路。目前,新通道建设在中蒙两国间不存在政治障碍,两国在珠恩嘎达布其和毕其格图口岸的铁路接驳定位点已经确定。

  为推进新通道建设进程,蒙古铁路国有控股公司,于2018年1月,在蒙古国乌兰巴托市主办了“铁路东线走廊•区域及矿业发展”国际研讨会。蒙古国交通运输发展部、外交部、财政部、矿业和重工业部、自然环境和旅游部、食品农业轻工业部、国家发展局、矿业和石油局、核能委员会办公室、东方省、苏赫巴托省,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蒙古国大使馆、俄罗斯联邦贸易代表和有关铁路设计和工程公司,乌兰巴托铁路局合资股份公司、蒙古国科学院、蒙古国立大学、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中国内蒙古自治区口岸办公室、辽宁社会科学院、中国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铁路设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巴新铁路有限责任公司和在东方省、苏赫巴托省持有矿产开采特别许可证的企业代表参加会议。

  中蒙俄会议代表认为,在蒙古国境内建设连接俄罗斯和中国铁路网的乔巴山—霍特—毕其格图的过境运输通道,对促进三国间区域发展,加强三国区域经贸合作,开发蒙古国东部地区矿产资源,开辟连接欧亚最便利的铁路通道具有重要意义。在新通道建设合作方面,三方与会者认为,第一,要共同制定整条东线铁路走廊(新通道)的可行性研究报告。第二,中蒙俄三国政府应对乔巴山——霍特——毕其格图铁路建设给予相应的政策支持。在新通道建设实施方面,中蒙俄与会代表认为,第一,乔巴山——霍特——毕其格图铁路的运能设计,应充分与蒙古国东部地区的基础设施、矿业、农业、旅游和区域发展规划相结合。第二,应根据蒙古国政府2016——2020年工作纲领第2.112条要求,尽快解决霍特——毕其格图铁路的融资问题并尽快开工。中蒙双方地方政府和各建设主体,尽快成立工作组,协商解决乔巴山——霍特——毕其格图铁路的相关问题。第三,额仁查布——乔巴山既有铁路的扩能改造工程,应与乔巴山——霍特——毕其格图铁路同时进行。第四,新通道建设中,应遵守蒙古国现行的“草原和沙漠地区公路和铁路的野生动物通道”MNS 6515:2015国家标准。第五,有关政府部门和企业应支持为新通道建设,提供信息保障和建立综合信息库。第六,启动开通毕其格图铁路口岸的相关工作。

  中蒙俄携手共建“东北亚经济圈”

  待新通道竣工通车后,将会形成一个以铁路环廊,即环辽宁(巴新线)、内蒙古(巴新线、巴珠线)、蒙古国(额毕线)、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黑龙江(滨洲线)、吉林(京哈线)和辽宁(京哈线)的铁路环廊,这个铁路环廊就是促使“东北亚经济圈”形成的纽带。“东北亚经济圈”按资源分布和产业布局分为西北、东南走向。西北侧以俄罗斯、蒙古国和内蒙古自治区丰富的矿产资源为后援,东南侧以辽吉黑的老工业基地为支撑。经济圈将充分利用铁路环廊的交通便利,充分利用“海赤乔”次区域国际合作金三角的核心作用和东北地区的产业优势,充分利用俄罗斯和蒙古国丰富的能源及矿产资源,使这个经济圈成为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的爆发区和面向东北亚的开放型经济区。目前,经济圈的铁路环廊有望形成闭合。当前的首要任务有三个,一是充分发挥“海赤乔”次区域国际合作金三角的核心作用。二是开发建设蒙古国霍特工业园,为“东北亚经济圈”提供战略支点。三是尽快开工建设乔巴山——霍特——毕其格图铁路和乌兰巴托——霍特铁路及阜盘铁路,使新通道与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贯通。

  内蒙古夯实做强与俄、蒙及辽、吉、黑合作机制。

  内蒙古自治区应根据“建设规划”,布局建设三条经口岸的对俄开放通道,规划建设两条经口岸的对蒙开放通道。依托区位地缘优势和友好合作关系,以先导核心区海拉尔区、俄罗斯外贝加尔边疆区首府赤塔市、蒙古国东方省首府乔巴山市为支点,通过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深化多层次合作、建立健全次区域国际合作机制,形成“海赤乔”次区域国际合作金三角。要以常态化、机制化为目标,以三方地方政府为主体,充分借助大图们倡议等次区域合作平台,逐步在基础设施、口岸管理、政策对接、金融货币、边境事务、领事合作等方面建立次区域合作框架。以各种产业园区为平台,加快建立次区域招商引资和产业发展合作机制。加强呼伦贝尔市与赤塔市、乔巴山市的多层次交流合作,巩固提升先导区与俄、蒙毗邻地区的友好关系,推动次区域合作向纵深发展。

  内蒙古自治区应根据“建设规划”,依托东北四省区合作机制,推动建设经滨州线和伊敏线、伊阿线,连接国内出海口的运输大通道,优化扩大与东北地区各领域的协调合作。发挥先导区平台作用,向东连接哈大齐工业走廊,向南衔接长吉图经济区、沈阳经济区和辽宁沿海经济带,为东北地区和俄、蒙两国要素资源流动提供综合服务。以“欧亚大陆桥的重要枢纽”战略定位为依据,以朝鲜半岛局势向好发展为契机,利用大图们倡议政府间合作机制,力促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第一亚欧大陆桥)经新通道和朝鲜半岛抵达日本,不断提升东北地区面向东北亚开放的层次和水平。

  辽宁省加快推进阜盘铁路和矿产资源交易中心建设

  新通道是纳入辽宁省“一带一路”实施方案的重要项目。目前,巴新铁路已于新义铁路、集通铁路和赤大白铁路接轨,意味着新通道在中国境内实现了互联互通,从蒙古国和俄罗斯乃至欧洲的物流、客流,可以畅通抵达中国腹地和东南亚各国。目前的主要问题,是阜盘铁路尽快开工并与盘锦港疏港铁路接轨。阜盘铁路接轨盘锦疏港铁路,不但可以避免重复建设,减少不必要的投资成本,还可以避免因铁路建设,破坏盘锦地区的湿地生态环境。

  另外,新通道的重要节点,辽宁省阜新市因煤炭资源枯竭,被国家确定为首个资源型城市经济转型试点市。但阜新市以大唐煤制气为首的煤化工企业和周边城市的几十个火电厂,都是以煤炭为原料的大型国有企业。阜新地区的煤炭资源虽已枯竭,但对煤炭的需求依然旺盛,煤炭的销售网络依然健全,亟需以新通道为输煤渠道,将蒙古国和内蒙古东部地区的煤炭资源调入。这就需要在阜新地区建设一个以煤炭资源为主的矿产资源物流园区暨矿产资源交易平台,形成以霍特工业园为集散地,以新通道为纽带,以物流园区暨矿产资源交易平台为窗口,辐射东北亚地区的综合性矿产资源交易中心。

  中蒙两国共同推进霍特工业园和乌兰巴托至霍特铁路建设

  根据蒙古国东部地区的矿产资源和自然资源特点,中蒙两国拟在新通道建设的同时,在苏赫巴托省的霍特地区,共同开发建设霍特工业园区。霍特工业园可以吸纳中国东北四省区的优质过剩产能向霍特工业园区转移。霍特工业园生产的制成品,除满足蒙古国内需要外,还可利用乔巴山——霍特——毕其格图铁路的基础设施优势,向南通过中国铁路网,向中国及东南亚国家输送。向北利用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向欧洲和东北亚国家输送,以此为蒙古国经济社会加速发展服务。中国东北四省区政府,应为企业将优质过剩产能向霍特工业园转移提供支持,为企业利用蒙古国矿产资源搭建平台,也为蒙古国构建以资源为依托的产业布局提供帮助。

  目前,以霍特至毕其格图铁路的运量,满足不了该铁路的运量设计,建议蒙古国适时启动乌兰巴托——霍特铁路建设工程,一是缓解乌兰巴托——二连浩特铁路的运能和通关压力。二是可以将从欧洲到中国东北地区的运量,从霍特——毕其格图铁路进入中国东北地区,保障建设霍特——毕其格图铁路的经济可行性。

  中蒙俄三国共同推进“东北亚经济圈”建设

  俄罗斯学者奥斯托洛夫斯基A.B.认为:“将远东地区和西伯利亚纳入‘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将远东和西伯利亚融入亚太地区国家间合作体系的重要方式” 。而本文提及的新通道,恰恰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条新通道和新通道建成后形成的铁路环廊及“东北亚经济圈”,既凸显了蒙古国经济发展的现实作用,又完全符合中俄两国的共同诉求和双方智库专家的共识。

  这条新通道,既能满足俄罗斯《远东和外贝加尔社会经济发展纲要》需要,又能为《中国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规划》服务,“这两个纲要的协调配合能解决经贸关系中最重要的问题,即中俄两国对外贸易结构的多样化和合理调整问题” ,而新通道是《中国东北地区与俄罗斯远东和东西伯利亚地区合作规划纲要(2009——2018)》中,规划建设的黑河——布拉戈维申斯克、同江——下列宁斯科耶、虎林——列索扎沃茨克以外,连接中蒙俄的重要通道,也是世界第二大内陆国——蒙古国最便捷的出海通道。

  东北亚经济圈,可以将辽、吉、黑、三省横向的哈大齐工业走廊、长吉图经济区、沈阳经济区、辽宁沿海经济带及《呼伦贝尔中俄蒙合作先导区》和“海赤乔”国际次区域合作金三角串联、叠加并有机结合,进一步发挥集群倍增效应。这就需要中蒙俄三国决策者,站在战略高位审时度势,充分利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契机,一边利用俄罗斯、蒙古国和内蒙古自治区的资源优势,一边发挥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产业优势,一边利用朝鲜半岛向好局势和韩国“韩半岛新经济地图”构想及日本积极融入“一带一路”态势,以“五通”建设为抓手,呼应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和蒙古国的“发展之路”战略,与俄罗斯和蒙古国携手合作,将“东北亚经济圈”建成与欧亚各国紧密相连的自由贸易区和北极联合开发的资源外运通道。

  (作者 辽宁社会科学院毕德利 )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关闭